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果仁 > 果仁做法

三生友杏话白果

三生“友杏”话白果

文/枫声

“三生有幸”是个成语,人尽皆知。

“三生友杏”是系列休闲趣味小包装食品,系铁富镇工业园区徐州银杏源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出品。

不能不说,“三生友杏”,这四个字,很吸睛——

“三生”为佛家语——“前生,今生,来生”。

“友”指什么呢?“朋友,友情,友谊,友好,与……为友”,都在想到之列。

银杏之乡,银杏产品,“杏”之所指,非“银杏”之“杏”莫属;当然,还谐音着“幸运”之“幸”;“幸运”,是人人皆想拥有的。

银杏,既可以指银杏树,也可以指银杏树的果实。邳北鲁南,老百姓把银杏叫白果,白果是果实,白果树才是树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白果还是个稀罕物——同样在铁富,沂河武河边的村落里零星有着一些白果树;到了邳苍路以西,几乎就见不着影迹。树尚且不多见,见到果实的机会自然也就少之又少。

小时候,村子里哥哥姐姐们结婚办喜事,印象中,是见过白果的,白白的果皮染成红色,和那些花生红枣栗子混杂在一起,好像是要缝在被角里的。枣花生栗子放在一起,取“早生子”之意,放染红的白果,至今,尚不知是为何意。

白果树在邳北蔚为大观,是近二十来年的事。随着白果树的一路扩张,白果的身价一路由云端跌落到泥里——贵时有人直接包买整株树的果实,去了肉质皮的白果一度卖到30余元每市斤,那时是香白果;近几年则真正成了臭白果,树下满地都是,也很少有人捡拾,费好大劲去掉臭烘烘的外皮,价格居然还赶不上小麦大米。

白果富了一批人,白果树富了一大批人。小小的白果长成苗、长成树、长成林,由果到叶到树,带动了一片乡村由沉寂走向富美。

先是高歌猛进,之后价格一路下滑、一蹶不振的,最早是一颗颗白果。果实金贵,是大面积繁育小苗的市场需求所致;当小苗逐渐无人问津,满树丰收的果实就再也难以让人欣喜。尽管,这白果,食用药用价值兼具,但吃法单调,且不宜多吃,深加工的方式和市场推广都有待时日。

“银杏”这个名字,应该来源于它的果实。大暑前后,银杏树的果实饱满成形,青中泛着银白,一串串,一嘟嘟,像葡萄,更像北方人常见的青杏,称之为“杏”,是取其形似。

白果树树形婷婷,仪态端庄典雅,叶果皮药用价值极高,是观赏、经济、药用价值兼具的树种。处理好的白果呈椭圆形,白白的,亮亮的,看起来很美。但很少有人注意,正如人有“三生”,白果有三重皮——肉质外种皮、骨质中种皮、膜质内种皮,三重皮下才是青白黄三色调和的、状如琥珀的种仁。

每年金秋,银杏时光隧道周边有现炒制的白果出售——铁锅白盐慢火,新鲜的白果在手工的翻炒中中种皮逐渐泛黄,氤氲着收获季的气息。这是白果的一种吃法。去掉中种皮,煲汤,炒鸡,炒虾仁,也是烹饪白果的极佳方式。最简单的吃法,就是把白果装进桑皮纸袋子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六七分钟,当“呯呯嗙嗙”的声音响起就可以取出;剥开种皮,那果仁莹洁如碧玉,洋溢着自然清香,是赏心悦目的艺术品,更是大快朵颐的美食。

银杏出现在几亿年前,是第四纪冰川运动后遗留下来的裸子植物中最古老的孑遗植物,一直以长寿而享有美誉。白果树的前生是和恐龙共生的;今生,几十亿人口拥挤地球,钢筋混凝土之外,白果树沐浴着阳光风雨,依然亭亭净植。

关于“三生有幸”,有一个充满玄幻而意味深长的故事。

话说唐代有一个佛学造诣高深的和尚,法号圆泽。有一天,他和好友李源善一同去旅行,路过一处地方,看见一个妇人在河边提水,那位妇人的肚子很大,显然已经怀孕。

圆泽指着妇人对李源善说:“这位妇人怀孕已经三年了,只待我去投胎做她的儿子;可是我一直避着,现在碰到她,没有办法再避了!三天之后,这位妇人就会生产,到那个时候请你到她家去看看,如果婴孩对你笑一笑,那就是我了!等到第十三年那一年中秋的月夜,我在杭州天竺寺门前等你,那时我们再相会吧!”

他们分别后的当天夜里,圆泽果然死了,那个孕妇也在那晚生了一个男孩。第三天,李源善照着圆泽的话到那位妇人家里去探看,婴儿果然对地笑了一笑。等到第十三年后的中秋月夜,李源善如期到达天竺寺;刚到寺门口,就看到一个牧童坐在牛背上唱歌,唱道:“三生石上旧情魂,赏月吟风不要论,惭愧情人远相访,此身虽异性常存。”

“三生有幸”,该是一种怎样特别的缘份!茫茫人海,相聚相识,又能成为知己,该是何等的幸运!

三生有幸遇见你,愿得今生不相离!

三生“友杏”遇见你,诉说的是人和白果的传奇!
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gkhiq.com/yfcs/15021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